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战俘卓娅
战俘卓娅

战俘卓娅

1941年11月,彼得里希沃村。「该死的俄国!」b集团军197步兵师332团团长洛特雷中校站在屋簷下,裹着厚厚的冬装,喃喃地诅咒着︰「该死的战争,还有这个该死的国家!」洛特雷中校的部队驻紮在这里已经两个月了,和俄国所有的农村一样,彼得里希沃村贫困而破败,连找个像样的屋子作司令部都很难,最后,洛特雷勉强看上了老太婆沃罗宁的房子。沃罗宁的家在村里是个富农,屋子还算大,至少还有让洛特雷感到欣慰的壁炉。让洛特雷感到欣慰的另一点,是彼得里希沃村离战区有几十公里,他不用每天面对俄国红军的抵抗,还把阵地一点一点往前挪,每往前挪一点,就得丢下二十具德国人的屍体。除此以外,洛特雷就再没什么可欣慰的了。零下十度的气温,把什么都冻得坚硬了,包括洛特雷中校的阴茎。中校失望地隔着军裤揉了一下两腿之间︰「伟大的元首,士兵们需要女人,」他喃喃地抱怨着,过了一会,他补充道︰「我也是。」除了严寒和单调的驻紮,最让洛特雷中校不愉快的是游击队。他们割断了电线,在公路上埋地雷。三天前,一小股游击队摸进彼得里希沃村,在村子另一头的马厩里放了把火,两百匹战马几乎烧死大半,那天巡逻的霍夫曼上尉被关了禁闭,可这有什么用?倖存下来的马看来也只能做马肉罐头了。「游击队!」洛特雷中校朝村子外面的黑林中望了一眼,愤怒地想︰「如果让我抓到你们,哼!」就在这时候,村子里突然响起警报声。

  卓娅·阿那托利·彼得罗维奇接近了在村子边缘的另一处马厩,她由背囊里取出了盛着汽油的瓶子,把汽油洒在乾草上,弯下腰去划火柴,忽然感到背上被重重一击,卓娅脸朝下扑倒在草堆上。卓娅转过身,看见眼前站着一个高大的德国巡逻兵,心中一惊,飞快地从怀里掏出了手枪。这是一把普通七星手枪(注︰该枪为图洛工厂1935年出品,号码是12719),是和另一个女游击队员克拉娃交换来的。但德国士兵的动作快了半拍,卓娅的枪被他一脚踢飞了。卓娅就地一滚,往马厩门口逃去,可是迎面遇上的又是一个德国兵,他的枪口指着卓娅。年轻的俄国女游击队员绝望地站住了,她已无处可逃,在枪口的威逼下,卓娅一步步退进了马厩,同时,她听到了村子里响起的警报声。两个德国兵很快把卓娅压在地上,红军女战士脸朝下趴在地上,马厩的地面冰冷坚硬,像卓娅此刻的心情。地上还有一股马尿的臊味,两个德军士兵在卓娅全身上下搜了一遍,摸出一瓶汽油、一盒火柴和一把匕首。确定偷袭者身上再无武器后,他们扯下卓娅的鞋带,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,然后把卓娅拖了起来,这时卓娅的皮帽子掉了下来,露出一头金色长发。卡尔。鲍曼上士带着一队人冲了进来。「有没有其他人了?」他用手枪指着四周︰「快去搜!」他走到卓娅面前,一把扯住她的金发,把她的脸拉起来。「有没有其他人了?快回答!」鲍曼上士咆哮着,美丽的女游击队员倔强的把脸扭到一边,鲍曼上士愤怒地抽了卓娅一个耳光︰「我们会让你开口的,押到司令部去,快,还愣着干什么?」他对抓到卓娅的两个士兵吼叫着。「是!」两个德军士兵面面相觑,他们刚刚才发现偷袭者是个年轻姑娘,正在为自己的粗心而懊悔不已。

  洛特雷的司令部其实只有一间屋子,屋里除了桌椅板凳,还有一张板床。德军士兵把卓娅带了进来,对她指了指板床,年轻的女游击队员被反绑着双手,她知道眼前的处境孤立无援,只能绝望地坐下了。在她对面,在桌子上放着电话机、打字机、收音机和摊着司令部的文书。四个军官渐渐地聚拢过来,他们命令房主人沃罗宁退出室外。老女人踟躇不去,一个军官对她叱责道︰「老婆子,滚!」沃罗宁被推出了屋外。里面,德军军官们把门反锁上了。德军197师332步兵团团长洛特雷中校亲自审讯卓娅。「你是谁?」中校用俄语问。不知为什么,在德军的淫威下,卓娅却忽然想起了一本以前读过的书,书名叫《国内战争中的女性》,里面有一篇《丹娘。索罗玛哈传略》。「你是谁?」中校恶狠狠的再次追问,他抓住卓娅的金发,年轻的女游击队员脸上流露出坚毅不屈的神情。「丹娘!」卓娅突然毫不迟疑地大声回答。「是你放火烧了马厩吗?」洛特雷想,这俄国小妞挺漂亮的嘛,大概最多才十七、八岁吧。「是我。」卓娅的声音仍然充满倔强。「你的目的?」中校又问,同时在想,她的身材应该也很不错,不过这要把她的裤子扒了以后才知道。洛特雷中校的声音缓和了一些,带些说不出的味道,被俘的女游击队员似乎感到一丝不祥之兆。「消灭你们。」卓娅坚定地说。接下来中校又问谁派卓娅来,她的同伴是谁,要求卓娅交出自己的同伴来。他得到的回答是︰「没有」,「我不知道」,「我不告诉你」,「不说」。汉斯少校用德语对洛特雷说道︰「我看不出这有多大意义,既然只来了她一个,那她外面的同夥一定没几个人,这儿一乱,早跑光了,别再审下去了,俄国人都一样,问不出什么,明天早上绞死算了。」「我的意思正相反,亲爱的汉斯,审讯会继续下去,不过换一种方式。」军官们忽然会意地大笑起来,洛特雷转过身,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,用俄语对卓娅说︰「俄国小美人,我们会让你开口的。」卓娅心中一沉,她知道最可怕、最担心的事就要发生了。

  卓娅心中一沉,她知道最可怕、最担心的事就要发生了。「同志们……」卓娅无助地朝漆黑的窗外望去,被俘的只有她一个,说明同志们都已安全撤离,同时也说明不会有人来拯救她了。女游击队员转过头,四个德军军官已经解开了皮带。看到洛特雷中校解开风纪扣,汉斯赶忙把壁炉的柴添上。炉火熊熊,两个德军军官走到卓娅的身边,抓住被俘女战士的棉衣向两边一拉,把姑娘的外衣剥了下来,卓娅没有一点反抗,她知道,无论挣扎与否,自己都根本无法抗拒四条兽性大发的淫狼。德国人得意地狞笑着,在她身后用刺刀割断了棉衣的袖子,接着撕扯掉了卓娅剩下的衣服,女游击队员感到胸前一阵凉意,年轻姑娘意识到上衣差不多全被扒光了,雪白的趐胸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胸衣,勉强遮掩着俄罗斯少女丰满的双乳。洛特雷和汉斯一起走了过来,汉斯抓住卓娅金色的长发往上一扯,女游击队员被迫挺起了上身,加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,更显得这个年轻女俘的胸部高耸饱满。「你们的人在哪儿?」洛特雷还没有忘记他的工作,但这次一边说一边抓住卓娅的胸衣。女游击队员美丽的脸颊倔强的扭到了一边。「哈哈,看哪,这个送上门来的俄国小婊子,还很想做出一副坚贞不屈的样子。」洛特雷的手用力一扯,清脆的裂帛之声撕破了屋子里淫荡的空气。卓娅两只洁白饱满的乳房从胸衣的裂口中弹跳出来,尽管室内壁炉里火光正炽,但年轻姑娘还是感到一阵寒意,卓娅知道,自己一对坚挺的奶房已完全裸露在敌人淫亵的目光中。从这个俄罗斯少女的脸上,洛特雷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羞耻表情。「杀了我吧,斯大林同志会给我报仇的。」女游击队员突然坚毅地说。洛特雷愣了一下,随即淫笑起来︰「想死?没那么容易。斯大林同志今晚没我们走运,比如说,他玩不到这个。」洛特雷中校一把抓住了卓娅一只翘挺的乳房,手指开始来回揉弄。卓娅这年已经十八岁,早已发育成熟,乳房像大多数俄罗斯少女一样,丰满而且性感,两只红褐色的小奶头显得十分娇挺,在寒冷的刺激下,卓娅感到乳头慢慢变硬了。洛特雷的手指也移到了女游击队员的乳尖,慢慢滑过卓娅娇嫩的乳晕,淫笑着搓揉起少女的乳头。「俄罗斯女人动情真的很快啊,她的奶头已经勃起了。」洛特雷不怀好意地羞辱着卓娅。「不是!」卓娅在内心深处充满羞耻地辩解着。姑娘扭动着赤裸的上身,本能地企图避开洛特雷的大手,但身边两个德军军官却死死按着卓娅的玉肩,让她无法动弹任由男人凌辱。在真正被敌人开始玩弄的时候,坚强的女游击队员的眼里隐约闪现着屈辱的泪光,卓娅紧紧咬着嘴唇,羞愤交加地扭过头去。汉斯却扯住姑娘的头发,把她的头往下按,强迫年轻的女俘看着自己的乳头被敌人捏在手里肆意把玩。玩弄着卓娅的双乳,洛特雷感到这个女游击队员的乳头在他指间变得更加硬挺,卓娅的乳房显然比他玩过的别的俄罗斯姑娘更为柔滑,雪白的奶房上隐隐可以看见浅蓝的静脉。卓娅正极力忍受着一生中最屈辱的时刻,她羞耻地闭上眼,但奶头被一个陌生男人肆意玩弄的感觉却不断从乳尖传来,那种又痛又痒的感受却无法逃避。坚强的女游击队员紧咬着嘴唇,双手被反绑着,她只能甩动着一头金发,竭力想减轻这种让她无地自容的羞耻。但是生理的反应是无法控制的,寒冷和洛特雷无耻的挑逗,让卓娅感觉到奶头正在越来越勃起,很快,年轻女俘的乳蒂已经硬硬地翘挺在乳尖上。「俄罗斯女人真是多情啊,才玩了那么一会儿,反应就很强了,还好今天我们有四个人。」德国军官们得意地阴笑起来。卓娅的嘴唇已经咬得出了血,在被洛特雷玩弄双乳时,她几乎没有刻意的反抗,她不想让敌人欣赏她徒劳的挣扎。「我们来看看她身体其他地方是否也一样有强烈的反应。」洛特雷中校满意地把手从卓娅乳胸上拿开︰「先生们,先来点开胃酒吧,把她的裤子扒了。」十八岁的女游击队员被反绑着双手,脸朝下地按在板床上。洛特雷中校把手插进卓娅的腰里,解开了姑娘束得紧紧的裤带,他一只手抓着卓娅的裤腰,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抚摸着卓娅的屁股。女游击队员的脸深深地埋进散发着臭味的床单里,强忍着几乎就要夺眶而出的屈辱的泪水。「你的屁股也和奶子一样白白嫩嫩吗?」中校一面猥亵着,一面淫笑着问卓娅。「愿意告诉我你的同夥在哪儿吗?」年轻的女游击队员依然倔强地一声不吭,但洛特雷还是听到卓娅发出了羞耻地低声抽泣。我看你还硬到什么时候,洛特雷不再克制自己,手往下用力一拉,剥下了年轻女俘的裤子。卓娅终於控制不住少女羞耻的本能,在裤子被敌人拉下的时候,双腿蹬踢着挣扎起来。但被反捆着双手的柔弱少女怎么是四个男人的对手,德军军官们轻易地制服了卓娅的抗拒,把姑娘的裤子从她脚踝上扒掉了。卓娅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雪白的三角裤勉强遮羞,坚强的女游击队员羞愤交加地蜷起身子。德国人从容不迫地逼近了,卓娅被从床上拉起来,两个军官从两边夹住她,使她无法动弹,汉斯的手一把抓住女游击队员仅存的内裤,往下一拉。「不要……」卓娅终於发出绝望而屈辱的哭喊,冰清玉洁的女游击队员紧紧夹着双腿,徒劳的想逃避这无法避免的厄运。但她无助的反抗更激起了德军的兽欲,汉斯一拳打在卓娅下腹部,姑娘痛得弯起腰,洛特雷早已站在卓娅身后,趁机从后面把卓娅的三角裤扒掉了。女游击队员本能地弓起身子夹紧腿,但两边的军官却紧紧架着她,强迫她一丝不挂地站在屋子中间。炉火照着卓娅美丽的裸体,洛特雷永远记住了这一幕淒美的景像。

  女游击队员本能地弓起身子夹紧腿,但两边的军官却紧紧架着她,强迫她一丝不挂地站在屋子中间。炉火照着卓娅美丽的裸体,洛特雷永远记住了这一幕淒美的景像。洛特雷站在卓娅身后,贪婪地嗅了一下卓娅的金发。身无寸缕的女游击队员在屈辱中禁不住颤栗了一下,中校淫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︰「今夜,你将为在座所有德军官兵服务,现在就用你迷人的身体,好好尽一个俄国婊子应尽的职责吧。」卓娅羞愤交加地扭动着雪白的胴体,紧紧地夹起臀部,但还是让洛特雷的魔爪渐渐滑进了股沟里。女游击队员感到德国人的手指从后面玩弄起她最敏感的部位,两行淒楚的清泪终於无可控制地从卓娅的脸颊上无声地滑落下来。洛特雷中校的手艰难地从俄国女战士夹紧的两股之间插了进去,并且感觉得到女游击队员嫩白的小屁股羞不可抑地微微颤动着。中校的手指首先触摸到的是卓娅金黄色柔软的阴毛,少女毛茸茸的羞处让他欲焰更炽,他一把捏住卓娅温暖的阴部揉弄起来,手指熟练地扒开年轻姑娘两瓣柔嫩的阴唇,中指淫荡地插入了卓娅微微湿润的阴门。藉着少女下身生理性分泌物的润滑,中校狞笑着用手指来回搓揉起卓娅的阴蒂。这是卓娅最隐秘也是最敏感的部位,然而在敌人的玩弄下,女游击队员却只感到极度的屈辱和心。洛特雷中校的手像一只滑腻的软体动物一样在姑娘下身蠕动,两个军官也抓住女战俘被反绑着的双手,一面从两边握住卓娅的两只奶房玩弄着,大力抓捏着姑娘丰隆的乳峰,一面淫荡地评论着卓娅骄人的身材。汉斯站在年轻娘面前,双手也毫不停顿地在女游击队员一丝不挂的裸体上到处游走。年轻的卓娅身无寸缕的被夹在四个饿狼般的男人中间,双手被缚无法动弹,只能任由敌人不停地肆意淫辱。看来这群恶魔并不急於佔有自己的身体,德国军官们淫笑着从容不迫的玩弄着年轻女战士赤裸的乳房、阴部和屁股,姑娘屈辱地扭动着雪白浑圆的臀部,徒劳地想躲开敌人的魔爪,但冰清玉洁的肉体上每处敏感而隐秘的部位却开始传来异样的感觉,这是一种年轻的卓娅熟悉而害怕的感觉。成熟少女的肉体是无法欺骗的,卓娅的心防开始变得脆弱,美丽的女俘屈辱地咬着嘴唇,坚强的女游击队员绝望地昂起头,昏暗的拱形天花板遮挡着夜空,明白无误地告诉卓娅︰今晚她插翅也难以逃脱这被轮奸的厄运。洛特雷中校也感觉到卓娅的双腿轻轻地松开了一些,使他手指活动起来大为方便,似乎在默许他蹂躏她两腿间的长满金黄色阴毛的羞处。中校狞笑着从身后捏住卓娅的阴唇揉弄起来。过了一会,毒蛇般的手指又开始摩擦起年轻美貌的女俘虏的阴蒂,对阴蒂强烈的刺激使卓娅皱起了眉头,赤身裸体的女游击队员紧紧咬着嘴唇,对敌人的厌恶和从两腿之间传来的阵阵触电般的快感混在一起,年轻的卓娅在极度羞耻中渐渐有了一种複杂的感觉。被缚的女游击队员雪白而修长的双腿已无力再夹紧,绝望而无助地渐渐分开了,随着洛特雷手指的动作,可怜的女战士那洁白浑圆的小屁股一次次地痉挛起来。中校感到卓娅阴唇间的分泌物比刚才多了起来,他突然停止了动作,拔出手指放到鼻前闻了闻,年轻的女游击队员在野外已经潜伏了三天,无暇顾及自己的清理,洛特雷中校从手指上嗅到了一股又酸又臊的女儿家特有的体臭,这股浓烈的少女体味反而让久旷女色的他兴奋不已。中校把手指伸到卓娅面前,一面嘿嘿阴笑道︰「看来我们宁死不屈的俄国女英雄没有洗屁股啊。」被迫闻到的自己阴部的气味,加上其他军官淫荡的大笑声使几乎失神的卓娅猛的一醒,女游击队员在极度的羞辱中奋力挣扎起来,她脸一红挣脱了身边两个没有防备的军官,一头撞向汉斯的小腹,汉斯灵巧地一闪,被反绑着双臂的女游击队员失去了平衡,跌跌撞撞的摔向屋脚的板床。四个男人随即也扑上小床,卓娅被仰面朝天按在床上动弹不得。洛特雷抓住姑娘一头金发,来回抽了年轻女俘虏几个耳光,卓娅顿时被打得昏昏沉沉。当她清醒过来时,两个下级军官已经把她两条白皙的大腿向两边大大地扒开了,女游击队员赤裸的下身羞处被最大限度地裸露出来,美丽的女战士挣扎着,却再也无法并拢双股。洛特雷中校淫邪地欣赏着年轻的女俘虏毛茸茸的羞耻部位,卓娅的阴唇和阴阜上长满金黄色的细密的耻毛,两瓣粉红色柔嫩的小阴唇微微外翻,由於两腿被迫彻底地张开,粉嫩的阴蒂茁壮的凸起在阴唇之间。卓娅知道在敌人下流的目光中,自己已赤裸裸地奉献出了两腿间最羞於示人的部位。年轻的女战士含着泪,绝望而屈辱的闭上眼,但很快又感觉到洛特雷的手再次沿着少女细嫩的大腿内侧摸了上去。这次中校可以毫无阻碍地施展指技了,女游击队员感到那种熟悉而让她害怕的感觉再次从阴部传来。由於双腿大大地张开着,更让卓娅感到屈辱和刺激。洛特雷分开女战士细密的耻毛中柔嫩的阴唇,手指比刚才更猛烈地揉动起卓娅的阴蒂。汉斯也骑在卓娅纤细的腰肢上,双手抓摸着俄国女俘虏年轻而饱满的乳房,手指拧住女游击队员嫩红的奶头揉捏着。「你是处女吗?」汉斯凑到卓娅耳边不怀好意地问。十八岁的卓娅扭过了头,拒绝回答这个下流的问题。游击队尽管男女混居,但大敌当前,年轻的卓娅还无暇顾及感情问题,还是处子之身,汉斯的问题加深了卓娅内心的痛楚,即将失身的羞辱是少女无法回避的。在敌人的淫荡兽行中卓娅感到了一阵阵不祥的感觉,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年轻而且成熟,生理的反应又是那样的无法控制。「但这是在被敌人轮奸呀,不可以的,绝不可以,不……」年轻女战士拚命告诉自己不要放弃。然而,尽管内心极力试图保持清醒,在极度的屈辱中产生的快感对可怜的姑娘的刺激却更为强烈,异样的感觉不断从乳头和两腿间的快感之源传来,卓娅紧紧咬着嘴唇,竭力想忍住会让她无地自容的羞耻呻吟。但是让卓娅羞臊难当的愉悦感是那么强烈,年轻而坚强的女游击队员终於在最后屈服於敌人无耻的轮奸,姑娘的大腿紧紧地绷得笔直,鼻子里渐渐发出哼哼声,接着,卓娅屈辱地控制不住小声呻吟起来。洛特雷手上已经粘满了卓娅不由自主分泌出来的大量粘液,年轻女战士已无法再保持坚强,她的阴唇间湿滑一片。德国人把女游击队员翻过身子,美丽的女俘赤裸着迷人的胴体,被反绑着双手,淒楚无助地脸朝外趴在床上。两个下级军官按住卓娅,把她反绑的双手往上一提,被缚的女游击队员本能地弓起身子想减轻痛楚,白皙光裸的屁股便随之翘了起来,赤条条暴露在身后洛特雷的眼前。中校抱住俄国女俘虏纤细的腰肢往上托起,并且分开女战士赤裸的双腿,卓娅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正高高地撅着浑圆的小屁股,但已无力抗拒,只能任由洛特雷摆佈,羞红了脸,屈辱地摆出了这样淫荡的姿势。中校掏出了自己粗大的阴茎,一手不慌不忙地玩弄着女游击队员富有弹性的白嫩的屁股,最后按捺不住的洛特雷中校扒开了女战士柔嫩的阴唇。卓娅感到一根火热的硬物顶在自己屁股之间,绝望而无奈地意识到自己就要在这张床上被敌人夺去贞操了,尽管在被捕时已有精神上的准备,但在最后时刻女战士仍然惊慌地想要逃避。洛特雷抓住女俘虏白白的屁股往自己怀里一拉,同时阴茎向前一挺插入了卓娅幼嫩的阴门,在突破了最初的阻碍后,洛特雷的条顿之剑深深地刺入了俄国女战士的肉体深处。卓娅感到阴唇间传来一阵裂肤之痛,男人的凶器已经整个插入了自己的禁脔之地。刚才被玩弄阴部时隐隐夹杂在羞耻中的快感荡然无存,代之以一种屈辱的疼痛。火辣辣的痛楚使年轻的女战俘羞不可抑地低声哭喊起来︰「不要,不要,求求你,放开我……」「几分钟以后你会求我不要放开你呢!」洛特雷淫邪地说。年轻姑娘未经人事的阴道温暖湿润而且紧窄,让他几乎一进去就控制不住向喷射,为了慢慢享受身下这个难得的尤物,中校放慢了抽动的速度,慢慢地在女游击队员渐渐湿滑的阴部中抽动起来。「不……」卓娅感到阴道里的硬物不再猛烈撞击,而是轻轻拉出插入,下身的痛楚也减轻了,她不知道那个东西会侵犯她多久,只觉得阴道里隐隐有种趐痒的感觉,这是她从未感觉到过的。突然,头皮一阵剧痛,汉斯站在床前,扯住女游击队员一头金发,把她的头拉到自己胯间。卓娅第一次在近距离看到男人的生殖器,它雄壮的昂立在自己眼前,姑娘刚想闭上眼,汉斯已经用力捏住女战士的下颌关节,强迫年轻的女俘张开了嘴,把阳物塞了进去。「他难道要我用嘴来……」想到这里,少女便急忙想吐出嘴里的阴茎,但头发被死死扯住,下颌又被捏开,女游击队员哪里知道,她用舌头抗拒恰如在为汉斯舔弄阴茎,女战士还在想把汉斯的阳物推出嘴外,汉斯已经瞇起眼睛开始享受姑娘的口舌服务。一丝不挂的女游击队员跪趴在床上,高高翘起着雪白浑圆的屁股,洁白的屁股沟里,一根粗壮的阴茎正在越来越快地抽动,年轻的女战俘羞耻难耐的含混地呜咽着,嘴里屈辱地含着敌人的阳具。当卓娅发现用舌头的抵抗只能增加对方的快感时,自己已经把汉斯的阴茎舔弄了很久,女战士赶紧不再用舌头抗拒,汉斯拔出阳具,狠狠地给了卓娅一个耳光︰「小美人,我要你用舌头,要不然……」这时洛特雷的抽插已不再给卓娅带来痛苦的感受了,相反,一种奇特的愉悦渐渐从年轻姑娘的阴部扩散开来,卓娅感觉到这种可怕的快感时已经太晚,处女的阴道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,小白屁股阵阵痉挛起来。洛特雷感到女游击队员的阴部像一只湿软的小手,在紧紧握住自己的阴茎。中校淫荡地抚摸着年轻女俘虏肛门口旁金色的绒毛,玩弄着女孩一次次夹紧的屁眼,无法克制的征服欲使他忍不住大力抽动起来。卓娅顿时感到这种异样的快感徒然强烈起来,她知道这是危险的前兆,她害怕在敌人残忍的轮奸中彻底崩溃,但这阵阵强烈的快感,几乎攫走了自己坚强的心,坚贞的女战士终於在敌人的胯下屈服了,女游击队员雪白的屁股饱含屈辱地扭动起来,应和着洛特雷的动作。汉斯惊异地发现,在他再次将阴茎塞进女游击队员的小嘴里时,这个坚强不屈的女战士竟有点主动地把他的阳物含进双唇之间,并且用小巧的舌头努力地舔舐、吮吸着。看着胯下这张美丽的脸庞正在用小嘴和舌头为自己服务,汉斯兽性大发,抓住女战士的金发,捏开她的嘴,阴茎在卓娅嘴里快速抽动起来,每次都深深插进了姑娘口腔深处,在少女感到几乎就要窒息的时刻,她高高翘起的屁股中间突然爆发出一阵触电般的快感。少女的嘴被汉斯的阴茎抽插着,无法发出快乐巅峰的呻吟,只能在鼻子里发出甜美的哼声,同时紧紧含住汉斯的阳物吮吸着。女游击队员在失去知觉之前,绝望而羞耻地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敌人的轮奸中达到了高潮。与此同时,洛特雷和汉斯再也无法控制喷射的感觉。中校按着卓娅浑圆白嫩的屁股,以最快的速度疯狂地抽动着阴茎,随着一阵充满极度快意地抽搐,中校在女战俘的阴道里首先射出了精液。紧接着,在女俘混合着羞耻和快感的呜咽声中,汉斯也加快了腰身耸动的频率,最后,他抓住卓娅的进发,把被俘女战士的头死死按在自己胯间,阴茎深深插入姑娘口腔,在女游击队员的嘴里射出了白浊的液体。两个德国军官带着满足的表情穿上了裤子,看了一眼床上被轮奸得死去活来的俄国女战俘。卓娅浑身赤裸着趴在床上,瘫软不起,屁股沟里和嘴里缓缓流出了白色的粘液,白净的小屁股微微颤抖着,好像还想留住刚才暴风雨般的轮奸后残余的快感。洛特雷对两个跃跃欲试的下级军官说︰「你们玩完以后,把她押到霍夫曼上尉那儿关押起来,三天前她烧了马厩,上尉因为失职而被关了一天禁闭,他和他的手下一定很想找她算帐的,不过他们也有责任在这最后的夜晚好好招待她,因为……」中校转身看着在床上瘫软无力的女游击队员,用淫荡而冷漠的声音说︰「明天早晨,你将以间谍罪和纵火罪被绞死。」

【完】